廣告

2017年5月27日 星期六

台灣紡織業為什麼跑到美國製造

捨棄低人力成本國,台灣紡織業為什麼跑到美國製造
 Web Only
早在美國總統川普大張旗鼓推動美國製造前,台灣的紡織業已經悄悄佈局美國。過去,紡織業是標準的遊牧民族,哪個地方有便宜的勞動力,就往哪個國家移動。但工業4.0和自動化生產的革新,廉價勞動力不再是企業佈局的決定性因素。
台灣紡織業的生產基地,一路從台灣轉移至中國大陸、越南、中南美洲、甚至非洲。現在不一樣了,紡織業最新的投資地點是美國。
捨棄低人力成本的國家,跑到美國投資主要是為了靠近市場,爭取與品牌客戶間更緊密的合作關係。
美國製造之所以可能,背後還有工業4.0與自動化設備革新,以及美國便宜的土地與用電,最後是看中美國高端的研發人才。
宏遠興業去年前在美國南部的北卡羅萊納投資布廠以及小型的成衣廠。今年八、九月工廠即將逐步進入量產階段。預計在美國雇用500位員工,其中10%聘僱台籍幹部。產能不算大,每月預估生產200到250萬碼布。
到美國佈局資本密集的布廠,原因是要接近市場。
宏遠興業副總經理高錦雀說,他們的客戶主要來自北美,佔6成營收,接近歐美主要市場的全球化佈局已經是紡織業的趨勢。

工業4.0以及自動化,也讓美國製造更為可能。

宏遠興業總經理葉清來說,美國人力成本太貴,要靠工業4.0與自動化的人機協同輔助。過去幾年,宏遠已耗費不少心力,往工業4.0邁進。葉清來也說,他們與日本廠商JUKI株式會社合作,正在研發成衣產線的自動化生產設備。目前已經在台南投資自動化車縫的polo衫產線,「過去的概念是機器幫人,現在是人幫機器,人機協同的品質,比純人工會更好。」
日本JUKI株式會社縫製機器研究所所長中村宏說,自動送布系統,機械手臂與數位控制的縫紉機等設備,可運用於polo衫、製鞋業、汽車儀表板與座椅的車縫。以polo衫的智能化產線而言,只需4位車縫人員,過去則需要13位,人均產量能提高2.2倍。
在投資美國之前,宏遠全球跑透透,評估新布廠的設置場址。高錦雀說,他們曾評估緬甸、斯里蘭卡、印度、中國、衣索比亞、肯亞、墨西哥等國,最後才選擇選定美國的北卡。
選擇北卡的原因,高錦雀說,美國沒有放棄紡織研發,北卡州和南卡州原本就是紡織重鎮,北卡大學也有智慧紡織品的研發人才。另外,美國用電成本是台灣的7成,土地取得也容易。
高錦雀分析,低人力與土地成本,吸引台灣紡織業大舉西進。
中國大陸成本逐年提高後,紡織業前往東南亞佈局。但他們評估後認為,如果下一輪的投資地點選擇東南亞國家,短時間內也會面臨成本逐年提升的問題,因此才決定在美國投資。
到美國投資,會不會是台灣另一波產業外移風潮?
高錦雀說,投資美國的策略是要把全世界最好的資源整合回台灣。未來的研發與重要產品,仍會留在台灣生產。
此外,宏遠美國廠所使用的設備,幾乎都是由台灣出口,管線配置也是在台灣完成再跨海運到美國。
她表示,以現階段的產業鏈完整性而言,美國製造仍有許多挑戰,「一個人去很辛苦,產業聚落要更完整。」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2772&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Daily#sthash.AMLqD6pl.dpuf

台積電首度公開智慧製造

【台積電先進製造的秘密】
當前最先進的IC,內部結構像是一個層層疊疊的千層蛋糕,做出每一層所花時間的平均,就稱為「生產週期」。現在台積電10奈米的生產週期目前約1.1到1.2天。
為何台積電的製造能力能夠遙遙領先對手?
台積電生產主管秀出一張張嚴禁攝影的投影片,剖析如何善用機械學習、大數據,打造出超越三星、格羅方德的製程管理。一位台積公關主管事後都驚訝…
CW.COM.TW|作者:天下雜誌

生產週期已是產業勝負關鍵。一位台積客戶主管表示,格羅方德的生產週期約比台積慢上30%,這不但代表同樣一個廠,台積可多創造三成營收,客戶產品上市的時間,也可快上將近一個月。而一個月,在變化快速的智慧手機業,往往就定生死。 而且,當半導體尺度開始逼近物理極限,生產週期還從生產力優勢,轉化為技術優勢。 例如,台積與三星的7奈米競賽。台積的7奈米,已經從上個月開始試產。而三星卻得等到明年,因為該公司堅持要採用最新的EUV微影技術。

 一般業界認為三星研發能力與台積不相上下,但製造管理,不如台積。最先進的7奈米智慧型手機IC,內部結構高達一百層,而且部分結構得用到複雜的4P4E微影技術,大幅拉長生產週期。 只有台積有本事,在客戶能容忍的時間,以傳統微影技術生產出7奈米IC。「台積想先獨佔市場,因為只有他可以做,」一位IC設計大廠主管說。 而三星別無選擇,只能等待預計明年性能才能達到量產要求的EUV顯影技術,該技術的光線極細,可大幅加快生產速度,但設備價格極為昂貴。 然而,為何台積電的製造能力能夠遙遙領先對手? 答案在技術論壇另一個演講。台積十二吋廠技術委員會處長黃裕峰,主講台積電的「智慧精準製造」,也就是類似「工業4.0」的概念。 他表示,台積先進製造環境已採用「獨特的專家系統,和先進演算法,類神經網路自我學習的模式」。

 在工廠管理部分,10奈米產線收集的資料量,是過去40奈米的10倍。台積電以大數據與機械學習的方式,善用這些資料。 以一個月產30萬片的晶圓廠為例,場內三千台生產機台,每天會產生八百萬的派工命令,台積電的工廠管理系統,可以在一分鐘之內計算出最佳的生產排列組合。成果是,準時交貨率99.5%,產品生產週期1到1.2天。

 第二,是製程精密控制方面,隨著電晶體的尺度小到逼近物理極限,製程要控制的厚度變異量,甚至比一個原子要小。10奈米世代與28奈米相比,控制參數多上20倍。 因此,每台生產機台裝了上千個感測器,台積電更發展出精密的調機系統,大數據分析過去累積很多調機記錄,再根據當下的機台狀況,即時回饋一個最佳的調機參數組合,例如溫度、氣體流量、電流等。

 第三,工廠一致性(fab matching),要確保在不同廠區生產的客戶產品品質保有一致性。因此隨時監控不同廠區的機台參數,找出生產狀況最佳者,「找出好的模範生,所有人跟他學習,學完之後,就成為我們未來的標準,」黃裕峰說。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蔡英文就職週年沒有漂亮的成績單(德國之聲)








時政風雲
蔡英文就職週年沒有漂亮的成績單

蔡英文總統就職將滿週年,一年來的改革工程沒獲得廣大民眾的支持,其滿意度降至新低。一年前還擁有超高人氣的“小英”現在究竟怎麼了?

(德國之聲中文網)2016年蔡英文以6百89萬票、超過56%的得票率贏得總統大選。她承諾進行改革,提振經濟、並為台灣年青人打造更好的未來。但蔡英文上任一年以來,民眾沒有看到改革的成果、經濟表現欠佳、各種抗議活動卻不斷上演,社會上紛紛擾擾、爭議不休。

民調迅速下滑

根據台灣《中國時報》的民調顯示,民眾對蔡英文執政滿意度僅28%,不滿意度54%,17%未表態。民眾對蔡政府的重大政策如一例一休、司法改革、年金改革等不滿意度均遠高於滿意度,沒有一項政策滿意度超過40%。而聯合報民調顯示:對蔡英文的好評降到30%,不滿意度則升到50%。

不只是偏藍營的旺旺中時民調和聯合報民調顯示蔡英文的支持率偏低,其他如Yahoo奇摩、一電視、蘋果日報,甚至是偏綠的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也對蔡英文不利。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呈現:38%的民眾滿意蔡英文的執政成績,46%的民眾不滿意。比起初當選時近70%的支持率,蔡英文的聲望下滑速度驚人。民進黨自己的最新民調則是:支持度57%,滿意度42%。

外交國防和兩岸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范世平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稱,蔡英文在當選之後,遵守憲法賦予她的職責:將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外交、國防和兩岸問題上;而內政問題則全權交給行政院長林全來處理。單單就外交、國防和兩岸這一塊,范世平稱讚蔡英文的表現算是可圈可點。范世平稱,一年來只一個邦交國和台灣斷交,沒發生選前許多人擔心的"雪崩式的斷交潮"。而且特朗普上台後和蔡英文通電話,讓台灣在國際上露了臉,台美關係至今大致維持良好穩定。而台日關係則有長足進步,比如"亞東協會"和"交流協會"的改名;就兩岸關係而言,在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提下,兩岸關係還不至於到"地動山搖"的地步;在國防方面,目前台灣的軍隊也是穩定的。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湯紹成則持完全不同的看法,他對德國之聲說,蔡英文在兩岸關係上的成績完全不及格。而且他預測未來的兩岸關係只會越來越壞、越走越遠。他特別舉5月15日越南和中國大陸簽署的聯合公報為例。該公報明載越南堅定奉行一中原則、支持兩岸統一與堅決反台獨。湯紹成稱,過去很少有國家會如此公開的支持大陸的統一政策。一方面可見大陸正加緊封鎖台灣;另一方面,也可見台灣外交局勢的險峻,越南可以為了討好北京不惜犧牲台灣。而且越南是台灣"新南向政策"的一個重鎮,如果越南必須如此表態,其他周遭的國家很有可能會跟進,如此蔡英文在推動"新南向政策"時,自然會遇到更多的阻礙。湯紹成對未來台美關係的發展,也不表樂觀。他認為,北京會繼續和美國交好,讓美國在台灣問題上鬆手,讓台灣承受更多的壓力。在國防方面,湯紹成擔心蔡英文政府"國艦國造"、"國機國造"的計劃,終會落空。

內政問題

范世平和湯紹成一致批評,蔡英文政府在內政上開闢太多戰場,比如年金改革、國民黨黨產的改革、同性婚姻、一例一休、司法改革等戰線太長,而且都沒有具體成果。范世平指出,改革一定會引起既得利益者群起抗爭,進而造成社會的對立和衝突,蔡英文政府應該適時地結束這種紛擾氣氛的蔓延。

湯紹成批評,所謂的一例一休搞得天怒人怨,勞、資和消費者都不滿意。年金改革引發的抗爭至今未見平息。司法改革也沒有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還有同婚等議題的發展,都沒有達到蔡英文要的結果,讓蔡總統陷入進退失據、動輒得咎的窘境。

僅"除弊" 不見"興利"

范世平稱,新政府不但要"除弊",更重要的是要"興利"。比如年青人低薪問題、經濟發展停滯、新南向政策不明確,在在都讓人覺得興利不足,生活沒有過的比以前好。蔡政府雖然說了很多漂亮的話,卻沒有實際作為。如果蔡英文沒有能力推出大刀闊斧的做法,讓她立刻得分,等到坐實了"執政無力"的既定印像後,就難以力挽狂瀾。

蔡英文在不久前透過臉書表示,過去一年,政府聚焦在改革工程,未來一年會加強溝通和執行,讓各項政策開花結果。

執政成績慘綠

范世平給蔡英文一年來的執政打了不及格的50分。范世平指出,蔡英文還處在"攻堅"的階段,難免有困擾和阻礙,所以民眾滿意度不高,等過了這段低潮期,自然會受到民眾的肯定。范世平甚至指出,有些人對蔡英文的改革不滿,不是因為蔡英文做太多,而是不夠多、不夠快,比如許多人希望所謂的"18趴"(指退休軍公教人員可以18%的年息優惠存款)改革,不用等6年,應該要立即實施。范世平稱,蔡英文一方面正準備收拾戰場,另一方面也在做"興利"的事,比如推出"前瞻基礎建設"。范世平指出,關鍵在於民眾能否繼續忍受這漫長、沒有效率的改革過程。

無獨有偶,湯紹成也給蔡英文打了50分的分數,他認為蔡英文在內政、外交的表現都欠佳。也許是受到民調低迷的影響,總統府18日作出部分的人事調整,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轉任總統府秘書長,國安會秘書長由國安會諮委嚴德發出任。

另外,蔡英文週五(5月19日)上午強調,她選擇在第一任的第一年,推動最困難的改革,過去的總統沒有人會這樣做。“從民調精算的角度,這並不是最好的選擇”。她同時強調是“為台灣做事”,而非為民調做事;民調的起伏在預料中,也是必須付出的代價。對於各項改革她會繼續做下去,改革的腳步不會停止。

展望未來

范世平批評行政院長林全不是出色的"溝通者",沒有盡到讓民眾了解他的政策的責任;在論述和行銷政策方面,完全不及格。林全雖然是個好幕僚,和蔡英文互信基礎穩定,但不是一個稱職的行政院長。范世平因此建議可以換掉林全。范世平同時批評蔡英文,因人脈狹窄,所以用人有局限,而且因用人不疑,完全放手讓林全去做,所以造成今天民調"直直落"的局面。

湯紹成則稱兩岸關係是重中之重,牽涉到財政、外交、經濟、文化、社會、國安、國防等各個層面。他建議蔡英文應該重新考慮兩岸政策。

前總統陳水扁和馬英九習慣在520當天舉辦記者會細數政績或發表談話。但蔡英文並沒有打算跟進這一"傳統",反而是邀請數十位弱勢兒童當天參訪官邸來與她同樂。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Dear 小英;蔡英文 Tsai Ing-wen談談過去一年台灣的變化和改革的進度、蘋論:小英一年健檢:沒有寧靜的改革/ 亟待重整的團隊

Dear 小英 ("蘋論:小英一年健檢:沒有寧靜的改革"),
以前的座右銘;今天的耐心。
負責轉形的人(團隊)任重道遠, 必須窮數十寒暑的努力。
"When we size up the job ahead, it is obvious that a long thorny road lies ahead -- decades."
Dependence on protection by tariffs and laws to "buy American" only encourages incompetence.
It would be incorrect to leave the reader with the impression that no action is taking place.
(Deming, 1986, Preface for Out of the Crisis)






上任一年了,我想談談過去一年台灣的變化和改革的進度。
去年,我在就職演說當中,提到我要為台灣做五件重要的事情。以下,我就簡要地說明,這五件事情目前的進度。
首先是經濟結構的轉型,這是新政府最優先的項目。我們希望改變過去的生產模式,透過創新來提昇產業的生產力和競爭力,進而創造優質的就業機會,讓民眾的薪資可以跟著提昇,而經濟也能夠成長。
過去一年,台灣的各項經濟指標都有進步。幾天前,我看到彭博的報導,說台灣拿到「進步獎」。但是我也清楚,從民眾的角度來看,我們做得還不夠。這一點政府會謹記在心,繼續為人民的生活來打拚。
「五加二」產業創新計畫已經陸續啟動, 同時,我們也推出了「前瞻基礎建設」,希望趁著經濟景氣復甦的時機,來為台灣未來的競爭力打下基礎。
第二,在「社會安全網」的面向上,最受矚目的年金改革,相關法案已經進入最後 階段的審議。我知道外界有一些人批評,覺得改革太慢、幅度不夠大。
但我要提醒大家,退休金是攸關每個人切身的利益,本來就非常是非常複雜和困難的改革。用一年的時間,來解決數十年累積的問題,我認為,這一切是值得的。
在社會住宅的推動上,現在,興建完成、正在興建、以及規劃中的社會住宅,一共將近5萬戶,我們正朝著我們既定目標前進。
關於長照2.0,我們完成修法,確定了財源,現在也有將近1千8百個服務單位掛牌。政府會幫中壯世代照顧年老的父母,這是我的承諾。
第三,在社會公平正義的面向上,我已經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也在總統府成立了原轉會,來推動後續工作。
司法改革方面,我們透過民主的程序來 籌備司改國是會議的議程。這過程中有一些爭執和意見,但是,請相信政府的決心,我們會堅持到底,絕對不會半途而廢。
在轉型正義的面向上,不當黨產的追討、公產私有化問題的解決、威權時期檔案的公開,都已經有具體的成果。我也希望促轉條例能在立法院這個會期能夠通過,讓台灣民主更向前走一步。
第四,在促進區域的和平穩定發展,和妥善處理兩岸關係方面,「維持現狀」就是我們的主張。我所做過的承諾,從來沒有任何改變。
這是一個新的時代,因為台灣人民希望它是一個新的時代。我盼望對岸的領導人,能夠正確解讀去年選舉的意義,以及從去年開始,台灣不斷釋出的善意。舊的問卷應該讓它過去,新的問卷上頭有新的題目。兩岸領導人如何共同來維持兩岸的和平與繁榮,這才是新的課題。
第五,在外交及全球化的議題上。過去一年,台灣對美國、日本、歐洲等主要國家或地區的交流,都有實質的進展。藉由兩次的出訪,我們也和中南美洲的邦交國,建立更穩固的關係。
這個星期三,亞東關係協會正式改名為台灣日本交流協會。日本方面也有副大臣層級的官員來台訪問,台灣和日本的關係持續在進步當中。
在增加台灣和區域各個國家的連結方面,我們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過去一年,東南亞來台旅客大幅增加,也代表著相關工作,都已經逐漸展現出成果。
各位在場的媒體朋友,近來不少民調是這樣顯示:多數的國人支持我,但是卻也表現出對我的不滿意。這些我都虛心接受。
我選擇在第一任、第一年,就推動最困難的改革,過去的總統沒有人會這樣做。從民調精算的角度而言,這並不是最好的選擇。不過,我不是為民調做事,我是為台灣做事。民調的起伏是預料中,也是必須付出的代價。
過去這一年來,因為政府投入相當大的力量,在推動國家的改革,有人覺得是被改革的對象而感到不滿,有人不習慣在改革過程中的吵鬧紛亂,也有人對於改革的速度感到不耐煩。
民主政治,每一任的政府的時間都有限。只要對改革有利,我們不怕得罪人。當我去年就任的時候,看到我們國家有這麼多過去沒有人願意面對的問題,我就告訴自己,必須要把這些事情全力做好。
我們一定會經歷一段比較困難的時刻,就像是在人口稠密的都會區裡蓋捷運的交通黑暗期。但是,當我們走過這段,回過頭再來看時,這一切都會值得。
有了年金改革,未來一整個世代,都不必去擔心自己的退休生活。
解決了不當黨產的問題,2018年的縣市長大選,就將是台灣民主發展史上,第一次沒有不當黨產介入的選舉。
我們投入國家經濟的升級轉型,投入能源的轉型,投入基礎建設的更新,國際許多重要的產業就開始願意投資台灣。
對於那些在這段陣痛期,仍然堅定表達對我支持的國人同胞,蔡英文衷心地感謝 大家。我也希望改革能夠快一點,不過,我要提醒大家,改革是一群人、一個國家一起前進,大家要一起走,不是只有政府和一些人快速的走在前頭,而其他人遠遠的落在後頭。
我知道很多人希望,改革能夠速戰速決,但我們是民主國家,台灣不可能回到威權時代。如果不能忍受爭吵,我們如何擁抱民主?
我不是獨斷獨行的政治強人,我是在民主政治下,有堅強改革意志的領導者,而我們現在所做的,是過去幾任總統,想做卻都沒有辦法做的改革。
我不會放棄我的堅持。在上一個階段,政府團隊的主要任務,是把我們執政的理想、價值,化為具體的施政藍圖跟政策規劃。未來的一年,我們會進入下一個階段,新的階段,我們團隊的重要目標,就是執行。
我心裡很清楚,一個精明的政治人物,會找簡單討喜的事來做,但是,負責任的政治人物,會不計毀譽幫國家解決問題。台灣問題的急迫性,讓我別無選擇,只能負起責任。
在場媒體朋友,去年五月之前的台灣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我們來試想一下。
當時,我們的出口連續衰退、經濟情勢非常不樂觀、長照沒有財源、年金快要破產,兩岸外交領域,也被認為會陷入重大危機。
當時各大機構的預測都說,經濟成長要保一都有困難。現在一年過去了,我們沒有陷入那樣的困境。出口在增加、景氣開綠燈、經濟在成長,長照的財源、年金的改革,都已經陸續到位。
兩岸外交的部分,我們所堅守的立場跟價值,都沒有改變。這證明了,我所領導的政府團隊,有能力把台灣帶向更好的方向。
蔡英文政府會堅持下去。做得不好的地方,做得不夠的地方,我們也會虛心改進。改革的腳步不會停止,這是我對所有執政團隊的命令。

----

辣蘋果:理直氣不壯的總統(余艾苔)


.......不是說蔡英文非得要遵循過去總統慣例,每到就職周年都要開記者會,或者是公開做志工。但是她取消原訂與媒體的茶敘,卻不是聰明的做法。 
如果小英真的認為自己過去一年做了很多事,政績斐然,為何不公開在全國媒體面前講呢?唯一的解釋就是怕被挑戰、被質疑,而沒有講稿的小英,常會說錯話,不得以只好用一個最安全方式來述說自己心聲,但是幕僚一再保護小英,對她未必是好事。 
我們必須承認,比之於陳水扁,蔡英文絕非魅力型領袖,如果可以,她最不想面對的就是媒體。但是過去可以避開,現在她是總統,沒有逃避的理由,就算美國總統川普喜歡用推特,也仍常接受媒體訪問,所以小英不要再躲在華麗辭藻的文稿後,因為那是沒有溫度的。 


-----

蘋論:小英一年健檢:沒有寧靜的改革

2017年05月19日


......蔡在目前的困境下有3種選擇:1,堅持改革下去,絕不打折妥協。2,對爭議大的部分做出讓步以交換整體改革方案過關。3,全面放棄改革,馬規蔡隨,裝聾作啞,不捅馬蜂窩,就像馬英九那樣明知黨產、年金非改不可,卻不敢親冒矢石提槍上陣,終能平平安安混滿任期。
其實,對爭議過大部分做出妥協是民主國家的常態,無可厚非。若形勢許可強力堅持改革,也足以令人折服;但全面退卻則是最糟的選擇。目前蔡已是過河卒子,回不了頭,且看她怎麼看待自己在歷史中的定位。

我們可以採用大衛.葛根對總統的7項檢驗標準來評價蔡總統1年來的表現:
1,人格是否正直。主要顯現在誠實與否。蔡迄今還沒有品德缺失的紀錄,是人格上可被信賴的領導人。雖然她也有不沾鍋的潔癖,但那不是品德操守的問題。
2,目標是否清楚。蔡一年來推出四大改革的原因很清楚,但目標是什麼、執行的方式、優先次序、節奏和可控制性卻不明確,導致如今的混亂。
3,說服力。蔡一再強調溝通的重要性,但對改革政策的說服總嫌不足,部分原因是官員不擅長溝通,更不懂得利用新科技的互聯網和電視作為溝通平台,而官員對自己的工作沒有深刻詳盡的認識,因而說不清,也找不到重點。例如前瞻計劃有哪位官員能用一句話總括施政重點?蔡總統可以嗎?若做不到,那就表示總統施政沒重點。
4,在體制內運作的能力。領導人必須透過合作、政治智慧、個人魅力與民眾、國會、媒體、外國勢力、利益團體及菁英份子搞好關係,否則會讓議程通過的阻力倍增。蔡在當選後不再接收地氣,造成年輕族群的流失,而很少和以上機構面對面溝通,也是支持度下跌的主因。5,及時行動。比起馬總統,蔡的行動比較及時與快速。上任不久即展開黨產、一例一休、年金和司法的改革,其雄心壯志有目共睹,但也招來戰線過長、備多力分、撕裂社會之譏。
6,堅強的團隊和顧問群。上任一年,連總統府秘書長都懸缺多時,團隊問題是蔡當局的致命傷,亟需補強。
7,建立新典範。除非這四大改革圓滿成功,否則建立的新典範不過是海市蜃樓。

一年來,蔡總統展現出的道德勇氣和政治勇氣,值得讚賞;美國彭博報導根據五項數據也稱讚小英政府進步多於退步。如果這四項改革失敗,以後更不可能再有總統敢於改革,這是我們堅決支持小英改革的原因。

------



蘋論:小英一年健檢:亟待重整的團隊




民進黨重新上台第一年,執政團隊走得跌跌撞撞,內閣成員不但缺乏共識,團隊戰力更是渙散。由於缺乏戰略視野及溝通能力,「年輕人逐漸遠離民進黨」已成為一大警訊,主帥蔡英文必須適時強化團隊與釐清戰略,才能重新抓住年輕人的心。

內閣與社會脫節

蔡英文總統今天就職屆滿周年,可惜各項民調都顯示施政滿意度低落。若進一步檢視從行政院長林全到各部會首長的施政滿意度,則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內閣團隊交不出亮眼政績也就罷了,好幾個首長還狀況百出、頻扯後腿,政府機器的運作確實出了很大問題。
這一年來,林全內閣最明顯的致命傷是:觀念保守、與社會脈動脫節,乃至根本不了解民進黨過去得以獲得台灣民眾支持的核心價值,以致從一例一休、婚姻平權、年金改革、司法改革到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等重大政策,內閣都如一盤散沙,看不到政務官以烏紗帽為擔保積極辯護,也看不到跨部會齊心協力奮戰。 

小部長們缺擔當

說穿了,這群多半是學者、技術官僚出身的首長,本身就缺乏視野、高度與核心價值,因此把部會首長都做小了。
林全組閣時傳出的「大政委」規劃,落實後的確讓張景森、林萬億等政委虎虎生風,但最應該衝鋒陷陣的部會首長們卻落得輕鬆,這樣的內閣怎麼可能會有豐沛改革動能?
再加上,台灣百廢待舉,蔡英文必須兌現的競選承諾太多,各項改革戰線逐一拉開,府院團隊更顯左支右絀。
蔡英文本人只想當「和事老」討好各方,讓林全與各部會不敢「公親變事主」,但改革戰場多、卻都怯於做出選擇,結果就是讓部會首長都淪為科長級執行者的角色而已。這也導致,原本挺藍民眾不支持改革就罷了,挺綠的民眾也對改革緩步不前深感不耐與失望。
此外,蔡英文口中號稱「最會溝通」的政府,一年下來在溝通方面的表現顯得荒腔走板。對內因為缺乏溝通而難以展現團隊戰力,對外更未積極與社會意見領袖、NGO團體進行對話。
面對無法勇敢展現領導擔當與核心價值的政府,年輕人把頭轉開,也只是剛好而已。
蔡英文政府的幸運,在於國民黨積弱不振,難以展現最大反對黨的監督力道;但年輕人的不滿持續升高,則是民進黨的危機,千萬不容小覷。 

應改組提高戰力

無論如何,小英還有三年時間,足以整裝備戰、重新出發。只要能夠適時改組強化內閣陣容,就有機會發揮應有的改革戰力;只要能夠拉高視野、釐清戰略及勇於承擔,就能清楚改革的優先順序及強化溝通能力。
直行終有路,何必計枯榮。改革絕非易事,蔡英文政府的第一年走得非常辛苦,但也並非毫無建樹。民調起起伏伏,僅供參考就可,重要的是領導人的改革意志,以及政府團隊的執行能量。
除了蔡英文本人必須貫徹改革決心,過去一年嚴重弱化的內閣團隊,也該在適當時機重新整軍再出發了。加油吧!小英政府!

No more remote work: IBM implements "move or leave" program

IBM 遠距工作制度已經實施幾十年,這次不但突然宣布終止,且若員工不能回公司就是離職。

IBM is ending its decades-old remote work policy — Quartz

https://qz.com/.../ibm-remote-work-pioneer-is-calling-thousands-of-employees-back-t...
Mar 21, 2017 - Less than a year into her tenure as IBM's chief marketing officer, ... IBMremote-workpioneer, is calling thousands of employees back to the ...

Big blues: IBM's remote-worker crackdown is company-wide, including ...

https://www.theregister.co.uk/2017/02/09/ibm_workfromhome_cull_companywide/
Feb 9, 2017 - Big blues: IBM's remote-worker crackdown is company-wide, ... Not just marketing – Software and Systems must work from city hubs, too.

No more remote work: IBM implements "move or leave" program ...

https://jaxenter.com/ibm-bans-remote-work-131612.html
Feb 9, 2017 - The Register exclusively reported that IBM is implementing a “move or leave” program; the Big Blue’s US marketing employees will have to work at one of the six main offices in America. ...Remote work might become a thing of the past as IBM proceeds to implement its “move or ...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Why Amazon Is Leaving Legacy Retailers in the Dust

“What [Amazon is] differentiating on is the retail experience and technology. They take out all the pain points in shopping, and they lock you in.” -- The Wharton School's Barbara Kahn

What is the secret to the unparalleled success that keeps Amazon growing…
HTTP://KNLG.NET/2QL7TP0

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Why Trumponomics won’t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It may yield a short-term boom, but Trumponomics is a poor recipe for long-term prosperity

A German retailer is letting AI order its stock

An AI system that predicts what customers will buy online before they order, predicts with 90% accuracy what will be sold within 30 days. It now automatically purchases 200,000 items a month with no human intervention

You're so predictable
ECONOMIST.COM

瑞典教訓? 加拿大政府1995年的退休金計算、中國養老金改革可參考加拿大經驗(FT)

中國養老金改革可參考加拿大經驗

常紅曉:加拿大1997年養老金改革直面挑戰,嚴格的精算平衡制度,設立獨立、單一目標的投資機構等舉措,值得中國學習。

3月28日,中國官方發布“十三五”養老規劃。主管養老保險的人社部養老保險司副司長賈江表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60歲以上人口達2.3億人,佔總人口的16.7%,2.8個就業者養1個老人;2050年, 1.3個就業者養1個老人。這位官員表示,“十三五”期間,中國將嚴控提前退休,確保“養老基金長期平衡”。
中國近年來老齡化加速發展,早已“未富先老”。最大的問題就是,政府主導的養老體系當期已入不敷出,中西部和東北不少省份養老金積累已耗盡,需要財政輸血才能確保發放。與此同時,公眾對養老保險信心不足,反對延遲退休者眾多。
問題更嚴重的是,中國企業的養老繳費比重很高,多年來一直佔企業工資總額的20%,職工月工資的8%。如此高費率世上少有,但效率卻很低。畸高的養老費率打擊了企業的發展,打擊了就業;加上缺乏投資增值渠道,養老基金潛在虧損嚴重,缺口逐年增加。
出路何在?無非是兩個:一是延期退休、適當降低養老金、養老基金實行全國統籌;二是增加投資收益,並鼓勵更多年輕人加入養老金體系。第三個選擇是劃轉國有資本或國有股權,增加養老基金儲備,同時增加財政補貼。但增加補貼空間並不大。
道理很清楚,做起來並不容易。目前,減低養老待遇很難獲公眾認同,而且職工退休金與公務員相比還很低;其他方面,推進也不容易。儘管中國政府決定,自2016年5月起,把養老保險費率降1%,但延遲退休仍然按兵不動、行動遲緩。
更重要的是,官方預期的東部和中西部養老金全國統籌仍然遭遇巨大的阻力。不過,這也很正常。所謂“全國統籌”,其實是“抽肥補瘦”,東部省份得拿出部分錢,分給中西部或東北省份。這是社保利益格局的調整,必然要討價還價。
在這方面,國際經驗可資參考。加拿大“1997年養老金改革”是個很好的先例。2月20日,北京金融街開了研討會。會上,中國人社部、加拿大養老金投資公司、社保基金理事會等專業人士就養老保險改革深入研討。一本剛剛出版、譯名為《拯救未來》的書描繪了加拿大1997年養老金改革的歷史畫捲和經驗教訓。
中國社保基金理事長、前財政部長樓繼偉為該書做序。他指出:“中國的社會養老保險體係是高度碎片化的,公平性和可持續性都不足,效率也比較低。”更重要的是,2013年前中國社保體系一直缺乏精算平衡概念;而過多強調收入再分配性質,可能與強制性社會養老保險的多繳多得、長繳長得原則相衝突。
堪稱樣本的加拿大養老金計劃(CPP)始於1966年,覆蓋加拿大所有18歲至70歲、有工作收入的僱員和自僱者。退休金約為平均最高繳費基數的25%。這個比例並不高,是因為,所有加拿大老年人還享受普惠式的養老保障計劃和收入補貼計劃:前者待遇相當於平均工資的14%,後者則對收入微薄的老年人給予更多補貼。後兩者來源於財政補貼,並不與繳費掛鉤。
加拿大1997年養老金改革堪稱改革的典範。經過富有遠見的製度性改革,目前這個覆蓋加拿大1800萬人的養老金體系運行良好:基金在未來數十年內將穩步增長,近年來投資收益率達10%左右;2016年,月退休金最高超過1200加元;改革後,養老繳費率合計為9.9%,並長期保持穩定;該計劃直到2100年前可實現精算平衡。
反觀中國,養老繳費率高達28%,比加拿大的9.9%高兩倍,但已入不敷出,而且區域差距非常大,長期看難以為繼。這是因為,中國承諾的養老金待遇比加拿大的25%高不少,且缺乏普惠式養老金。同時中國養老金也很少投資,收益率更低。
截至2016年12月31日,加拿大養老金計劃(CPP)資產總額達到2981億加元;2013年發布的精算報告顯示,該計劃以9.9%的繳費率可確保未來75年的養老待遇;到2023年才需要提取投資收益去支付養老金。也就是說,目前養老繳費收入還大於支出。從某種程度上說,改革讓加拿大養老金計劃實現了可持續發展。
1997年改革前,加拿大養老金計劃與中國有點類似:養老保險費率從最初的3.6%升至1996年的5.6%;到1990年代初,該基金已難以持續。據精算報告估計,如果不根本改革,2004年該基金將耗盡;或者,繳費率須逐年提高,2030年將升到14%。
但是,年輕一代退休後能領養老金將遠低於繳費。如此結果,將嚴重打擊企業發展和就業,並被年輕一代抵製或拋棄。這就逼迫聯邦和各省政治家改革現行養老金體系。這是一場可能失敗的戰鬥。但幸運的是,該計劃最後竟然通過並被實施。
加拿大是聯邦制國家。此項改革由加拿大財政部主導。經過中央和地方漫長、激烈的爭論和談判,改革方案最終獲得聯邦和三分之二的省份通過,且批准方案的省份人口也超過全國的三分之二。改革的難度超過了“修憲”。而談判的過程,在由加拿大資深記者布魯斯•利特爾撰寫的《拯救未來》一書中描述非常詳盡。
這本近350頁的書,可謂中國養老金改革的“鏡像版”,值得所有關心或從事社保改革和研究的人細讀。當然,中國職工養老體系覆蓋了3.7億人;城鄉居民養老保險覆蓋超過5億人。就規模而言,都遠大於加拿大的1800萬人。或正因此,加上諸多體制和政策約束,中國養老保險改革難度更大、矛盾更突出。
改革一個覆蓋8億多人的養老保險體系,是人類前所未有的試驗,其難度和復雜性非同一般。但是,正是因為中國養老保險體系改革“史無前例”,更需要藉鑑先進國家的經驗教訓。加拿大“1997年養老金改革”能給中國提供諸多靈感。
加拿大養老金改革以精算平衡為核心。1997年改革前,就定期公佈養老金精算報告,告知公眾:當時的養老保險體系存在什麼問題,何時會出現風險,出現哪些風險?有哪些可選的解決方案,利弊分別是什麼?如果不改革,代價將是什麼?這個均向社會公開,並在中央和省級政府層面、議會和公眾層面,經過激烈的爭論和廣泛的討論。這是達成共識的基礎。但是,中國養老金精算制度起步晚,只有數年,人才儲備也少,全國僅有600餘人;報告還對公眾保密,僅供內部參考。
更值得中國學習的是,社會養老基金應單目標地獨立投資。加拿大案例告訴中國,養老金投資機構執行單一目標非常重要。如果總要其支持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目標,而非追求養老金資產的最大化增值,可能導致養老金投資機構顧此失彼,甚至背離“初心”。而中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目前就面臨類似問題。
為養老保險可持續,加拿大聯邦財政部與各省談判,最終取得一致,1998年成立獨立的養老基金投資公司,並建立了養老基金理事會(CPPI B);經過理事會的充分授權,由專業團隊市場化運作公共賬戶積累資金,在全球範圍內配置資產;一方面,打破海外投資比例限制;另一方面,也不必配合加拿大聯邦和各省政府的經濟發展計劃。
經過1997年的改革,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現已躋身全球十大養老金投資機構。專業投資團隊領取市場化薪酬,唯一的目標就是在管控風險的前提下,實現基金投資收益最大化。據該機構2016年報告,現有員工1266人,在多倫多、倫敦、香港等設立了七個辦公室,外國資產佔資產總額的81%。
按照中國財政部長樓繼偉的評價,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成立近20年來,以不足1%的管理成本,獲得年化淨收益6%的不凡業績。這表明,該基金的管理運作良好,效率較高,不僅跑贏了消費物價指數,還挺過了2008年金融危機,更彌補了改革之初基金精算的收支缺口。
或正因此,2015年10月,加拿大自由黨勝選後,於2016年6月通過了“溫哥華協議”,決定在增加繳費基數(比原來增加14%)的基礎上,把養老金占平均工資的比例從原有的25%提高至33%。年養老待遇上限將從2016年的1.37萬加元升至最終的2.06萬加元(數十年後的折現值)。CPP改革的故事還將持續。
當然,加拿大1997年養老金改革並非十全十美,也未如專家最初建議的那麼徹底,將來的運營和管理也面臨新的挑戰;但是,直面挑戰和問題、善於與公眾溝通、嚴格精算平衡制度並公開報告、設立獨立、單一目標的投資機構等方面,確實值得中國學習和借鑒。
(注: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微信公眾號“常識talk”。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

~~~~~

郝充仁:台灣的年金改革,可以從瑞典學到什麼教訓?

2017/05/10


要年金改革,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當你發一份問卷,詢問年金改革的必要性,大多數人都會贊同。然而,當政府實際執行政策時,則會遭遇重重困難。這個現象,可以反映整體利益與個別利益的衝突。而此種衝突不僅存在於台灣,也存在於其他國家。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如何從其他國家中的經驗,得到一些教訓,不再陷入其他人的困境中,便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
▋為什麼年改總是陷於泥淖?
嚴格來說,這是台灣第二次執行大規模的年金改革。4年前,國民黨政府也曾信誓旦旦進行全面改革,然而在許多利益團體的阻撓之下,最終功敗垂成。此次在政黨輪替下,民進黨政府接手年金改革,同樣也面臨重重困難,在困境中求生存。
評估這兩次年金改革的過程中,都存在一個很特殊的現象:目標正確,但是執行的程序並不完全恰當。年金改革是具有高度民意支持的行動,然而,與個別利益團體談判的過程中,卻是困難不斷。也就是說,改革的過程以及所採取的策略有待商榷。因此,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出年金改革正確的路徑,以完成年金改革的目標。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狀況呢?主要原因是,年金議題是一個高度複雜的政治議題。從一個方面來看,它牽涉到千萬人民,因此在實施前要做充份的溝通;然而從另一個方面來看,它又是一個複雜的討論,需要專業人員仔細的分析。擺盪在溝通與專業之間,什麼是年金改革正確的路徑,國外是否有前例可循?以下便仔細地分析此議題。
▋找出解決之道的瑞典經驗
台灣並不是第一個碰上年金改革難關的國家,早在20年前,歐洲就遇上台灣今日的困境。在歷經戰後30年的擴張之後,歐洲各國自1990年代開始遭遇到經濟衰退與人口老化的雙重壓力。因此,歐陸各國有迫切需求,要盡快進行年金改革。然而,如同前述分析,在溝通與專業之間擺盪,歷經多年的努力,仍然無法有顯著的成果。
以瑞典為例,瑞典自1990年代初期開始,歷經兩次政黨輪替,以及多次年金改革的嘗試,均未能成功地改革年金制度。其主要原因,是在傳統的民主政治與政黨競爭的氛圍下,執政黨很難取得足夠的支持,以進行全方位的改革。經過多次失敗的教訓,瑞典人理解到,單靠溝通無法處理類似年金改革的大規模革新。溝通必須要與專業相結合,才能有效處理。因此,瑞典政府與各主要政黨,嘗試由傳統的政治運作模式中,找出另一條新路,以解決年金困境。
於是,瑞典政府成立跨黨派的年金工作小組,並指派政府各部門官員擔任幕僚人員。年金工作小組的人員主要是由各政黨所指派的專家學者,在不違背各政黨的底線下,找出大家可以接受的協議。而最後達成的共識,各黨派不得反悔,也不能再提出修正案。先達成初步的改革理念,再根據此論述進行細部規劃,最後才訴諸實際的法律條文,成為政府施政的依據。
由瑞典的經驗,我們可以發現一個重要的現象:面對年金如此複雜的議題,單靠溝通協調難以達成改革的共識,因為大多數人無法透徹理解年金的內涵,而且存在大量資訊不對稱的狀況,以致有心人很容易在此過程中取巧,使年金改革破局。唯有靠專業人員多次反覆的討論,才能破解這個現象。而專業的討論,也必須要靠民主的程序以及政黨的背書,方能獲得大多數國人的支持。盼望台灣能從瑞典模式中,找出一條可行之路,為未來的改革,奠定堅實的基礎。
     
延伸閱讀:


-----


加拿大政府1995年的財政危機及處理方式:退休金計算,2%乘(服務年數)乘(末5年平均月薪):林先生服務27年,所以月退金是平均月薪的54%。

--廖振富訪談林莊生登在2013年的【台灣風物】(63.3,49-162),摘要在林先生的【回憶台灣的長遠路程】(台北:玉山社,2014,59-72)



林莊生著《懷樹又懷人》《回憶台灣的長遠路程:林莊生文集》


2015.1.27 廖振富 林莊生先生辭世 昨天清晨打開電郵信箱,很震驚收到林莊生先生的夫人郭女士來信, 告知林先生已於24日在渥太華去世的噩耗,內容如下: 廖振富教授: 林莊生於 Jan. 14,2015 中風,急送醫院。...
HCBOOKS.BLOGSPOT.COM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