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2019年7月23日 星期二

【隨扈夾帶菸】搭國安局便車搶買未稅品









溫紳


這篇獨家報導指稱是華航人員「密告」?殊不知置放「國安秘菸」的華膳空廚董事長⋯就是總統府資政葉菊蘭(該空廚公司是華航與國泰航空合資);如照李扁時代出訪,租用的專機是華航、長榮兩家台灣航空業者交叉載運,直到馬英九上任遂中斷與長榮合作,完全改用「自家人」華航、小英也蕭規曹隨延續,致使華航與國安部門因無「長榮」分杯羹而開始「鋌而走險」,從馬首開先例,到了小英就如脫韁之馬*



關於這個網站

MIRRORMEDIA.MG|作者:鏡週刊

【獨家】【隨扈夾帶菸】搭國安局便車搶買未稅品 2血拚神祕女子曝光











邱顯智已說讚
他協助調查一下有什麼問題。
 
收到這個陳情案的時間點是在7/11的時候,國昌隔沒多久也就聯繫了調查局新北市調站展開調查,最後才有昨天記者會爆出的事件。
 
在這邊我有幾點釐清網路上的謠言與疑問
 
第一,關於收割。
 
昨天國昌記者會踢爆這個弊案後,很多人開始瘋傳時代力量是收割調查局的調查結果。事實上,調查局會開啟這個調查案,真真切切就是從國昌委員這邊去檢舉的,何來收割之說?
 
第二,清除弊端,應該不分黨派。
 
我必須在這裡鄭重澄清,陳情人與我們素昧平生,基於保護當事人的原則,我也不會向任何人透露他是誰。
 
再者,從收到這個案件到國昌開始調查為止,我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是與任何總統出訪的人有關係。經過國昌和相關單位調查後,他才告訴我整件事情的輪廓。
 
經過調查後我們才知道這是攸關國安層級的事情,更遑論我們是為了攻擊民進黨而「製造」出一個事件。
 
其他詳細的細節說明國昌也向大家報告過了,之所以會選在總統返台前一刻踢爆這個內幕,就是因為下這筆走私訂單的人已經開始動作,為的就是要混入總統的隨行車隊,藉此將大筆的免稅菸挾帶出關。
 
我非常肯定蔡總統當機立斷懲處相關失職人員,我們的國安系統的確也出現漏洞,這不是可以輕易忽視的重大危機。
 
時代力量強力監督嚴厲把關的意義就在這裡,政府不是不能犯錯,但犯了錯就要處理,才能讓政府機關清除各種毒瘤及長期積弊,一步步變得更好。
 
杜絕貪污,重整國安,讓國安局真正作為國家元首及台灣人民的安全保壘,大家各自在不同崗位,一起繼續努力,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

I’m an Engineer, and I’m Not Buying Into ‘Smart’ Cities: someone still has to take out the trash.

I’m an Engineer, and I’m Not Buying Into ‘Smart’ Cities
By SHOSHANNA SAXE
Sensor-equipped garbage cans sound cool, but someone still has to take out the trash.

中美"貿易戰"只是表面名詞:政經科技價值觀等考量





算算帳,只是好玩:"貿易戰"只是表面名詞:政經科技價值觀等考量。
後果可能在好多年之後才更清楚。



紐約時報
貿易戰令中國元氣大傷,但美國贏了嗎?
在中國公佈第二季度經濟數據後不久,特朗普總統就表示:美國即將贏得貿易戰的勝利,關稅正在嚴重損害中國經濟,同時為美國創造了數十億美元的收入。
不可否認,特朗普的關稅對中國造成了傷害,但中國的損失就是美國的收穫嗎 ?未必如此。加徵關稅所得的收入不足以抵付對農民的援助,高科技行業損失了大量合同。此外,從中國轉移供應鏈加重了美國公司的負擔,而關稅使商品價格提高,美國消費者變相承擔了大部分成本。
連月以來,中美貿易談判一直步履蹣跚,華盛頓方面似乎並不急於解決爭端。儘管許多貿易專家和商界領袖支持對抗北京,但大多數人不同意特朗普政府的說法,即貿易戰對美國企業沒有負面影響。歡迎查看時報中文網製作的中美貿易戰專題 ,了解更多相關分析報導。

---
"美國總統的幸災樂禍未免過分。川普將中國經濟疲軟的消息著重誇大了一番,稱這是他打響的貿易戰的結果。然而,這一所謂的成就卻是用高價換來的:懲罰性關稅的很大一部分是由美國消費者買單的……”

2019年7月15日 星期一

Nike供應商不只撤離中國 也要遠離越南。令人神傷 香港:200萬+2;貴廠遷越南,可能稍遲點


【分散風險】Nike供應商不只撤離中國 也要遠離越南
全球貿易的新常態是幾乎沒有安全港可言。台商儒鴻向Nike和Lululemon Athletica供應運動服。在2016年退出中國大陸,並決定在越南擴大規模。現在,隨著全球貿易戰升溫,儒鴻再次陷入被動,需要放眼越南之外。「從全球形勢來判斷,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分散化,」儒鴻董事長洪鎮海(見圖)在接受採訪時說。「客戶也希望我們分散風險,不希望生產基地在一個國家。現在我們50%的服裝是在越南製造的,所以我們不夠分散化。」
https://bit.ly/30uMnN1
⋯⋯更多


Next destination: Indonesia or Cambodia?

---

令人神傷
6月30日,數百名學生來到香港教育大學紀念用生命發出吶喊,呼籲大家繼續抗爭的跳樓女生。這名21歲的女學生,6月29日在牆上寫下最後的吶喊,“我希望用我的生命換取兩百萬人的願望,請大家繼續抗爭。


****
貴廠遷越南,可能稍遲點

在越南經營至少20多年的寶成實業的負責人,在月前就表示,越南工資上漲,工人有很多理由罷工,所以不是大家想的製造業樂園.......

這表示Made in Vietnam 的寶座,可能10年內就要交棒......
大家也該學習與伊斯蘭教國家如印尼......





在歐盟與南今天周日於河內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之際,本台法廣RFI法文報道周五晚刊出一篇極具前瞻性的文章,分析中美貿易爭鋒對河內的影響,並率先提出越南是中美兩國貿易戰最大受益方的假設。以下是摘要。

中國經濟增速降至近30年最低 China’s Growth Slows as Trade War With U.S. Deepens. 習近平治下的全面審查時代:調查記者“幾近滅絕” 。未未: 中國的審查制度是如何運行的 ?

中國經濟增速降至近30年最低

中國二季度GDP增長6.2%,是1992年以來的最低增速。中美之間貿易緊張局勢難解、債務沉重的金融體繫再度受到衝擊,都對經濟造成越來越大的破壞。.......
雖然貿易戰損害了美國從中國的購買,但是歐洲和許多亞洲國家的經濟疲軟導致海外需求疲軟的範圍遠不止美國。上週,新加坡出人意料地宣布,其貿易依賴型經濟的第二季度折合成年率萎縮3.4%。
“由於全球經濟正在放緩,出口也在放緩,中國經濟肯定處於全面減速的趨勢,”麥格理資本(Macquarie Capital)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胡偉俊(Larry Hu)表示。麥格理資本是澳大利亞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投行部門。
中國的問題不僅源於貿易,還源於債務沉重的金融體系。過去幾週,該體係受到一系列重大衝擊。
5月24日,中國金融監管機構接管了內蒙古包商銀行,這家小型銀行屬於此前由金融家肖建華控制的金融帝國。肖建華兩年前受到政府調查人員的監管,從此銷聲匿跡 。監管機構試圖迫使一些最大的債權人接受損失,而不是出資幫助他們走出困境,以此來讓金融人士明白需要更加謹慎地做出投資決定。
中國金融體系中一些陰暗角落的問題也讓投資者感到懼怕。中國的影子銀行體系在資助房地產項目和其他私營企業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但最近幾週,一些風險較高的投資產品管理人員一直難以向投資者支付高額利息。在某些情況下,他們甚至還難以償還本金。
這些事件最近幾週引發了更廣泛的轉變,使投資者遠離風險較高的投資。機構和家庭紛紛都在把資金投給中央政府運營的更大、更穩定的金融機構。
大型國有銀行將大部分貸款發放給了國有企業。這種長期趨勢損害了房地產市場和廣大私營部門。

中國經濟增速降至近30年最低

中國二季度GDP增長6.2%,是1992年以來的最低增速。中美之間貿易緊張局勢難解、債務沉重的金融體繫再度受到衝擊,都對經濟造成越來越大的破壞。
KEITH BRADSHER
北京的一家購物中心。
北京的一家購物中心。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 點擊此處訂閱 ,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
中國官員於週一表示,中國經濟增速降至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與此同時,中美之間貿易緊張局勢再度抬頭,而持續存在的金融問題,正在對中國這個全球最重要的經濟引擎之一造成越來越大的破壞。
中國官員說,今年4月至6月,中國經濟同比增長6.2%。儘管這樣的經濟增長會讓世界大多數國家艷羨,但它卻是自1992年開始現代季度記錄以來,中國經濟增速最慢的一次。這標誌著中國經濟增速相比今年早些時候大幅放緩, 當時的增速為6.4% ,與10年前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27年間最低紀錄相當。
今年3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提出中國今年經濟增長目標在6%到6.5%之間 。週一公佈的數據在這個範圍之內。
廣告
月度經濟數據(尤其是進口數據)顯示,第二季度開局強勁,但隨後放緩。 “4月的經濟活動確實激增,”長期研究中國經濟、現任職於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說。 “5月發生了一些情況。”
這個數字也可能低估了經濟放緩的程度。經濟學家普遍懷疑中國最高增長數據的真實性,該數據顯示的穩定性遠遠超過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類似數據。

中國經濟已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政府對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
中國經濟已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政府對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國經濟的一些領域表現相當不錯。最強勁的行業似乎是基礎設施建設,其中大部分資金由地方、省級和國家政府機構借貸。
廣告
雖然貿易戰損害了美國從中國的購買,但是歐洲和許多亞洲國家的經濟疲軟導致海外需求疲軟的範圍遠不止美國。上週,新加坡出人意料地宣布,其貿易依賴型經濟的第二季度折合成年率萎縮3.4%。
“由於全球經濟正在放緩,出口也在放緩,中國經濟肯定處於全面減速的趨勢,”麥格理資本(Macquarie Capital)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胡偉俊(Larry Hu)表示。麥格理資本是澳大利亞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投行部門。
中國的問題不僅源於貿易,還源於債務沉重的金融體系。過去幾週,該體係受到一系列重大衝擊。
5月24日,中國金融監管機構接管了內蒙古包商銀行,這家小型銀行屬於此前由金融家肖建華控制的金融帝國。肖建華兩年前受到政府調查人員的監管,從此銷聲匿跡 。監管機構試圖迫使一些最大的債權人接受損失,而不是出資幫助他們走出困境,以此來讓金融人士明白需要更加謹慎地做出投資決定。
中國金融體系中一些陰暗角落的問題也讓投資者感到懼怕。中國的影子銀行體系在資助房地產項目和其他私營企業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但最近幾週,一些風險較高的投資產品管理人員一直難以向投資者支付高額利息。在某些情況下,他們甚至還難以償還本金。
這些事件最近幾週引發了更廣泛的轉變,使投資者遠離風險較高的投資。機構和家庭紛紛都在把資金投給中央政府運營的更大、更穩定的金融機構。
大型國有銀行將大部分貸款發放給了國有企業。這種長期趨勢損害了房地產市場和廣大私營部門。

北京的一家二手車經銷商。中國的汽車銷量大幅下滑。
北京的一家二手車經銷商。中國的汽車銷量大幅下滑。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監管機構一再敦促大銀行向小型企業和私營部門提供更多貸款,李克強總理7月2日再次強調了這一點 。但到目前為止,這些勸告的效果有限。銀行貸款官員擔心,向陷入困境的私人企業提供大額貸款,可能會使他們受到指責,甚至因腐敗被調查,而隨著經濟減弱,這些私營企業還會拖欠貸款。
香港投資和經濟研究公司東方資本研究公司(Orient Capital Research)董事總經理兼創始人安德魯∙科利爾(Andrew Collier)表示,包商和影子銀行系統的問題曾引發金融市場的恐慌,但至少到目前為止似乎已被遏制住。
“中國中央銀行正在密切關注,眼下將採用不聲張的方式避免任何不可靠的金融騙局,”他說。
經濟學家正在關注其他潛在的警告信號,比如通脹。官方統計數據顯示,價格上漲一直很平緩。但中國很多人卻抱怨說,實際生活費用在迅速上升,特別是食品,還有租金和其他日常開支。
今年的工業生產有所減弱,私營部門投資也是如此。隨著買家努力尋找便宜投資,但賣家一直不願降價,住房銷售出現放緩。儘管上個月有跡象表明,消費者對購買豪華汽車的興趣可能最終趨穩,但汽車工廠卻因銷售疲軟而大幅減產 。
長期的貿易戰促使許多跨國公司尋找將供應鏈轉移到其他地方的方法。但許多人仍繼續在中國投資,以供應中國自身市場以及其他市場,特別是在亞洲。
“無論出現什麼情況,中國政府都將繼續致力於營造更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投資環境,”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在上週四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說。
他後來還說“中國並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外資撤離情況”。
但就目前而言,由於中國政府在向基礎設施投入大量資金,經濟在相當程度上仍持續運行。中國正在建高鐵、巨型公路橋樑、港口和其他設施,以將規模更小也不太富裕的城市與全國其他地區連接起來。
這種基礎設施正使得中國哪怕最貧窮和最偏遠的一些地區也能方便地做生意和出行。但銀行家和經濟學家擔心,其中某些投資是否能收回成本。
“商業基礎非常薄弱,”馬格努斯說,“就這種信貸推動的基礎設施支出而言。”

China’s Growth Slows as Trade War With U.S. Deepens


  • China’s economy expanded at its slowest pace in more than a quarter-century as exports and auto sales faltered and the financial system showed cracks.
【貿易戰之際】中國經濟第二季GDP增長6.2%
中國經濟在第二季度繼續放緩,疲弱的國內產值和持續的貿易緊張局勢將增長率拉低至1990年代初以來的最低水平。4至6月份國內生產總值(GDP)較上年同期增長6.2%,增速低於第一季度的6.4%,但符合經濟學家的預期。6月份工廠增加值增長6.3%、零售總額增長9.8%,上半年投資增長5.8%――均高於預期。


 艾未未: 中國的審查制度是如何運行的 中國的審查制度限制了知識和價值,這是實行意識形態奴隸制的關鍵。那些自我沉默的大多數和強大政權的奉承者一起讓這個制度無處不在。



習近平治下的全面審查時代:調查記者“幾近滅絕”
在中國,調查記者曾是問責政府的一股強大力量,他們曝光體制內的濫權腐敗,揭露社會中的黑暗現實,但自習近平上台以來, 一切成為過去式 。
調查新聞不再被視為改善社會積弊的良方,而是對社會穩定的威脅。在當局的嚴密控制下,新聞機構的使命成了傳播“正能量”,報章雜誌上充斥著對習近平的讚歌。除了主流官媒,鮮少有媒體敢觸碰“我也是”運動、非洲豬瘟等敏感議題。
在這個全面審查時代,中國的14億人口有時彷彿生活在一種信息真空裡。而對那些希望記錄真相的人來說,信源被恐嚇、作品無處發表、自身遭到騷擾則是常態。對此,曾因調查涉貪案件而被拘留的調查記者劉虎哀嘆,“我們已經幾近滅絕”。

2本書(評):US vs China; "The Institutional Logic of Governance in China: An Organizational Approach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一个组织学研究)."

The book provides a neutral and balanced perspective in addressing the historical, political and cultural backgrounds that had made US-China trade wars inevitable, but also explains how the two richest and most powerful countries and long-time rivals had eventually reached a consensus to support a bilateral trade agreement for the ages.

New #harvardyenching book review! Visiting Fellow Zhang Shiyu reviews Zhou Xueguang's "The Institutional Logic of Governance in China: An Organizational Approach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一个组织学研究)." Read Shiyu's review here: http://ow.ly/7sjo50uZBFT

網誌存檔